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拉皮条的──专门给妓女拉客的人。广州叫“挽鸡笼的”;北方一般叫“拉纤的”、“背刀的”或者“牵马的”。“拉皮条”一词,即从“牵马”引申而来:“皮条”,即指马缰。
  • 莲生对蕙贞说:“比你头上那一对好多了。”蕙贞说:“那个当然,我的一对,怎么能跟她的比?”雪香接嘴说:“你也有哇?给我看看!”蕙贞说:“我这一对一点儿也不好,正想再去买一对呢。”说着,从头上拔下一只来,递了过去。雪香问:“几块洋钱?”蕙贞笑着说:“你的一对,能买我的十对。”雪香说:“四块洋钱,当然没有好东西了。你再要买,宁可价钱大点儿。价钱大的东西总是好的。”蕙贞笑着,随即接过莲生手上的莲蓬,跟雪香换了过来。
  • 等了好久,才接到罗子富的局票,果然是叫到东合兴里吴雪香家的。赵妈拿着局票,到了后马路钱公馆,一进门,见左厢书房里黑黢黢的没有灯光,知道碰和已经结束,客人也都散了,就转身走进右厢内室,见了子刚的正妻,叫声“太太”。
  • 第十九回
  • 玉甫自己换了一件棉马褂,替浣芳也加上一件棉背心儿。刚收拾完毕,陶云甫的轿子已经抬到。玉甫忙将帐子放下,请云甫进房来坐。云甫问了问漱芳的病情轻重,就催玉甫赶紧洗脸打辫子,吃些点心,然后各自上轿,出东兴里,向黄浦滩抬去。